心得

電影心得| 機密真相 – 一切都是「上帝的安排」

因敘述需要,故有小暴雷,繼續閱讀前請注意!

上帝的安排

惠普機長、妮可跟化療病友在醫院樓梯間的這個橋段,不知道有多少人好好認真聽過裡面的每一句對話?尤其是那位化療病友所說的。

雖然妮可在最後說了她覺得是因為化療用藥的關係所以話很多,甚至可能腦袋都不清楚自己在說什麼,但事實上我認為這一段是點出了這一部電影的核心理念的開端,後面在整部電影中也不斷地在重複出現,「這是上帝(神)的安排」。

《機密真相》這不是一部災難片我想看過的人應該都可以認同,但是要我更準確的說的話,我會說這部電影實際上是在談宗教、談修行的電影。惠普機長從一開始的滿口謊言,到在聽證會上的真誠面對自己,最後身處監獄中卻說出很自由。真誠面對、打開心門是交付罪的第一步,當罪交付了自然就自由了,這就是修行的歷程。

「上帝(神)的安排」,這句話在電影中出現過無數次,但奇妙的是幾乎沒有影評提及這個部分(至少中文的是如此),或許不知道有什麼意義或怎麼解釋吧。其實更精準的說,應該是我們都走在固定的軌道中跳不離,因為我們有罪,而這不是上帝替我們安排的。否則聽起來是上帝安排這場空難的,祂並不會這麼不慈悲。

但這場悲劇是不是註定要發生,對的,在那個時間那個地點就是要發生的,我想這也就是為什麼這部電影中一直會說「上帝的安排」。而為何這個世界,應該說這個宇宙可以如此運作,就是我們有罪。

看完這整部電影,我都在想導演Robert是傳教士嗎?還有另一個有趣的想法,為什麼都沒有人把「上帝的安排」跟阿甘正傳中的羽毛一起做聯想呢?

前後互相呼應

這部電影若仔細觀察,他有很多前後相互呼應的點,而這些呼應,意義上大多是相反的,或許這個也就是呼應到惠普機長得到了救贖的結局。例如讓我們再回到醫院樓梯間的橋段,惠普機長當時說了一句話:「你相信有上帝?」。在我的解讀之中,這句話背後真正代表的意思是他不相信,不過你卻可以看到片尾他是如何的感恩上帝。這就是一個反的相互呼應,而這個相互呼應也是這部電影背後要傳達意涵的主軸。

再來還有惠普機長說謊這個例子,在進入聽證會之前,理查特別再次交代惠普機長若被問到有關喝酒的事可以一律回答不知道,當時惠普機長回說不用教他如何隱瞞喝酒的事,這種謊他說一輩子了。這裡其實可以呼應到兩個點,第一是為何惠普機長在戒酒無名會,聽到戒酒的第一步應該是要誠實的面對自己酒癮不說謊時就馬上起身離開了,第二更是真正的重頭戲,在聽證會中,明明只要再說一個謊就能脫身,而且前面他是對自己的說謊如此的有信心,但最後卻是事實全盤托出,一個謊再也說不出。

最後一個要提的相互呼應的例子,沒有那麼顯而易見,但我覺得安排的真是非常巧妙。惠普機長到前妻家,兒子下樓在跟他爭吵時,說了一句:「Who are you?」,而這個也是電影收尾的最後倒數第二句話。同樣的「Who are you?」,但代表的意義截然不同,前面爭吵橋段的,是兒子不想認這個老爸,而結尾的「Who are you?」,代表的是惠普機長將要展開新的一段人生,已經不是過去的那個惠普機長。而為什麼能有這樣的結果?又再次呼應到惠普機長得到上帝的救贖,也就是畫面在這一段的前幾分鐘所帶的,惠普機長對上帝的感恩。

內心戲

個人覺得《機密真相》這部電影的IMDB分數,是靠最後20分鐘左右的戲拉抬上來的,也就是惠普機長打開隔壁房間冰箱看到滿滿的酒這裡開始。

在隔壁房冰箱前,明知道不可以喝,但面對誘惑又難以抵抗的這一段戲。這裡有一分多鐘沒有任何台詞,靠的是細微的表情跟肢體動作。從惠普機長不斷動著的嘴巴,還有不斷撫摸著酒瓶的手,卻不敢往前再下一步,就可以知道內心是有掙扎。最後鎖上瓶蓋加上一個堅定的表情,將酒放回冰箱上,讓觀眾緊張情緒鬆懈下來時,再來一個回馬槍,將冰箱上的酒取走,並配上一個突兀但又不突兀的音效。這有點嚇觀眾的味道,但絕棒!我覺得這一分鐘多的片段是這部電影的經典。

接著就是在聽證會上,雖然惠普機長在進去之前信心滿滿地說撒謊是他做了一輩子的事,但其實從聽證會的一開始,他散發出來的「氛圍」就是在緊張,例如一些不自然或無意義的動作,喝水等等。真正進入重頭戲時,也就是被問是否認為凱特琳飲酒時,不斷要求重複問題,甚至說出:「God bless me」,還有許多細微表情的變化,都在在顯示惠普機長內心的惶恐,以及預告接下來的坦白。

在聽證會上的坦白的劇情或許可以預期,不過看頭是演員如何刻畫出內心的拉拔與惶恐,無論是聽證會或是面對冰箱酒的誘惑都是。

平淡的畫面

這部電影相較於我上一部分享的《迷失安狄》剛好可說是相反,《機密真相》對我來說比較有感的是劇情,甚至應該說幾乎都是在劇情,因為《機密真相》的電影畫面真的是超級平淡。若稍微觀察就可以發現,五六成的畫面,在人的臉上或身上是沒有任何亮與暗的差異的,整個畫面非常的平。而在有光線亮暗的畫面之中,常常又讓陰影落在很奇怪的地方,例如人眼在陰影中,但那明明是一個明亮的場景,這讓人都快懷疑,這部電影是不是很多場景都用現場光來拍攝的,雖然說這應該不太可能。

其實某些部分也不能說完全沒有亮暗的差異,只是很多地方很像曝光不足的感覺,導致所有的顏色、亮暗層次全部都擠在一起跳不開來。整部戲看下來,總有種畫面死沉沉的、灰灰的這種感覺。

再來我想才有一個很關鍵的點,是在記憶色的處理上有點奇怪,尤其是膚色的呈現上,常常讓人感覺蠟黃,要不然就是灰白沒有血色,而記憶色只要一不對了整個畫面怎樣都不會對。嗯,也有可能單純就不是我的菜,因為在看《阿甘正傳》時我就有類似的感覺了。

經典橋段

我想還是這部電影最經典,在惠普機長到隔壁房間發現並開啟冰箱的橋段。這裡安排了四周全暗,唯獨冰箱是亮,而冰箱內擺有滿滿的酒。試想,為何這裡不是擺一罐大罐的伏特加,或兩三罐大罐不同種類的酒,而是安排這樣各種小支琳瑯滿目又各種顏色的酒?我想這是在傳達「誘惑」的意境。

其中一幕是安排以酒為前景,而背景是惠普機長看到這些誘惑時心裡的掙扎,這就很考驗演員的功力,如何把這些內心的拉拔呈現在鏡頭前。

有些時候一顆好的鏡頭,並不一定是有很美的景或很高超的拍攝技巧,而是最重要的,把要表達的事情、情境做到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